恰是天凉好个秋

沙雕博主考研去了

水云间


  云在水上走,人在水边走。


  兰陵城东边有一大户,金家,是这城里的望族。在城里是一等一的人家,名声极好。他们家从不做伤天害理的事,待人极为友善,对地方的公益,也从不袖手旁观。桥塌了,路倒了,城里大户商量着修桥修路,总是他们家出的最多。每逢饥荒,就开仓赈灾,帮助大家度过难关。这城里,大概没有哪户人家没受过他们家恩惠。这里的人都记恩,帮了他们,他们没钱报恩,就逢年过节,挑些自家的特产送来。这样,帮人的人不觉得寒心,受恩惠的人也不觉得自己白白拿了恩惠。


   金光瑶是现在的家主,他是个私生子,大家都知道,可是谁也没有议论什么。这里的人都不大兴说别人闲话,况且这个家住长得很是讨喜。肤色白皙,嘴角眉梢总是着带微微的笑意,一看就是个灵巧乖觉的人物。年长者觉得他可爱,年幼者又会觉得他可亲——就算不喜欢,也不会讨厌。每年年末,金府给城里的人家发些年货,那些挤过来的姑娘媳妇,其实都是来看这位不大的家主。他在旁边,就言笑晏晏地看着。就算他没有看你,你也觉得他的眼神在你身上流转了一圈,带着温和的笑意。


 

   这诺大的金府,没有女主人,就只有一个金光瑶和他的侄子。金光瑶原来有个哥哥,也是风华绝代的人物,娶了云梦江家大小姐。两人琴瑟和鸣。一时传为佳话。可惜好景不长,后来兰陵城发生瘟疫。这两夫妻都是顶好的人,亲自救济难民,熬药施粥。最后瘟疫除了,这两夫妇病倒了。两人离世前还是手拉着手,也没有多痛苦,就互相微笑着看对方,一起闭了眼。整个屋里顿时哭成一片,他们两个人是走了,还剩下一个尚未满月的金凌小公子,从此没了爹娘。


  出殡的那天,十里长街,皆来相送。


  这金小公子,是金江两大世家的独苗,且自幼失怙,便一路千娇万宠着长大。众人皆怜爱他粉雕玉琢,长得可爱,又念着他父母的好,便整个兰陵城的人都宠着他。


   金凌一双眼睛长得极像母亲,又圆又大。每次犯了错,就瞪着一双眼睛委屈巴巴地看了你,泫然欲泣。这样,谁也不舍得说出一句怪他的话了。这样,娇着宠着,长到了十五岁,成了小公子。


  面若中秋之月,光润晶莹;色如春晓之花,容光清丽。眉间一点朱砂痣,更显明艳华贵。这小公子,容貌尽是捡了父母的好处。


  虽然是个小公子,却有大小姐脾气。江家的舅舅每次来看他,都闹得不欢而散。无他,金凌是江澄唯一的胞姐孩子,他自然对金凌期望甚高。这江澄也不是会说话的主,每次看他,都要说上几句。他向来娇宠,哪里肯让人说?每次被骂,都要撅着嘴巴不高兴好久。得让他小叔叔和大舅舅魏无羡温言好语哄上半天才肯消气。七八岁的时候,魏无羡哄他,看他这气呼呼的模样,一张小脸涨得通红,委屈的不得了,又好气又好笑,就顺手捏了捏婴儿肥的脸颊,取笑道“阿凌啊,你可真是大小姐。”小孩子奶声奶气地说“我不是大小姐”“你怎么不是大小姐?你不是大小姐,那你生气谁还来哄你?”阿凌急了,“那我就是大小姐!我就是大小姐!”“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
天啊,为什么追凌可以这么甜。
蓝愿,金凌。
蓝思追,金如兰。
把他们的名字放到一起我就觉得甜死个人啦❤️❤️❤️
君子如兰,思之可追
温柔小公子×傲娇大小姐
拉郎我也认了,少年组的恋爱简直太可爱了!

天啊,好好看。而且好有感觉

不要问我从哪里来:

注册了个lofter丢涂鸦支援tag><

画了一下打着比赛突然玩起绣球play(?)的名场景TF~请大家支持2018塚不二only~应该会印成无料发吧?


统一回答一下,转载随意,自用随意,非商用用途都可以自由使用~

七年之痒

“佐助,我觉得我们有了七年之痒。”
“痒?什么痒?”
“七年之痒”
“哦,我觉得是你下面痒”
“……”
“喂,放开我,你这个混蛋老流氓!唔……”


越来越敷衍,越来越短……Ծ‸Ծ

故梦


>>>OOC预警

>>>叔佐×幼鸣

   软软的,脸上带着婴儿肥,非常圆润的一张脸。大概是十岁,或者更小的时候。整个人窝在被窝里,只露出一个头,蓝色的眼睛眨巴个不停,偏着头看他。本来就小小的,现在又全身窝在被窝里,更显得惹人怜爱。

  被这样的鸣人盯着看,佐助的心里只觉得柔软的一塌糊涂。他不太记得鸣人小时候的样子,那个时候他刚被灭族,每天都浸在失去家人的苦海里。像一块饱满的海绵,随便一挤,流出来的都是苦涩的汁水。在那段灰暗的记忆里,唯一的亮光,就是夕阳西下的南贺川边,那个路过的少年金色的,明晃晃,又藏着掖着的笑容。所以,日后,他怎么回想那时的鸣人,记起的都只是一片温暖明亮的金色,鸣人的笑就在这片金色中模糊不清。

  “你是谁?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?”脆生生的,奶声奶气的声音。

  佐助沉默,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小小的鸣人的问题。他在执行一场外出任务,刚刚结束。本来时空间忍术不出错的话,他现在应当在七代目火影的办公室里进行任务报告。 可是他却出现在了这里,小时候的鸣人家。

  “你是来给我过生日的吗?”还是脆生生的小奶音,却多出了几分雀跃。戴着睡帽,穿米黄色绣着鸭子睡衣的小鸣人 已经坐了起来。他蓝色的大眼睛,如同一片宁静澄澈的海,里面波光粼粼,闪烁着喜悦。“嗯……”在那片令人眩晕的海里,佐助听见自己低沉的声音。

  小鸣人激动的把被子掀开,从床上跳下,“真是太好了!”他笑嘻嘻地抬头仰望佐助,“我还以为今年的生日又是我一个人过呢!”

  佐助心里一酸。鸣人不同于自己曾经有过家庭,感受过家人的温暖。鸣人从小无父无母,他出生那一日父母双亡,他所有的生日都是自己一个人过,没有陪伴,没有礼物。甚至对于村子里的人来说,他的出生是一切不幸厄运的开端。毕竟在他出生那一天,很多人失去了家庭。这是不受祝福的生日。

  佐助弯下身,把鸣人从地板上抱起。鸣人从床上蹦下来时没有穿拖鞋,他怕小孩子身体弱会着凉。香香软软的小朋友非常乖巧地依偎在他怀里,伸手环住他的脖子,一股小孩子特有的奶味直望他鼻子里冲。

  佐助把小鸣人放到床上,替他掖好被子。小鸣人坐在床上,蓝色的大眼睛,紧紧地盯着他,生怕一不小心,面前这个男人就会消失。佐助看着如此脆弱依靠他的的男孩,心里的爱意怜惜如潮水般涌上来,“可是我没有准备生日礼物。”他温柔又略带歉意的说,“没有关系啦。在生日这天能有人陪伴我就很开心了! ”  “真是懂事的好孩子。”他帮男孩把额边的碎发别在耳后,手指轻点男孩额头,就像很多年前他的哥哥对他做的那样。“明明,明明我什么也没做,为什么大家都要讨厌我……”男孩越想越委屈,声音都带了哭腔,一把扑在佐助怀里。佐助的心开始痛起来。虽然他早就知道鸣人从小生活就很辛苦,可是那个人从来没有在他面前展示过脆弱的一面,无论是他叛逃的12岁,再次相逢的15岁,还是现在,永远都是一副活力满满的模样,就像是从来没有绝望受过伤。可是,他也会这般难过痛苦。佐助用力抱住怀中这个孩子,感受到前面的衣服好像被打湿了。这个人啊,从小就爱哭。


“鸣人,我告诉你。你以后完成了自己的梦想,成为了非常了不起的火影。也有了很多同伴和朋友,村子里的人都开始接受你,忍界也因为你而改变,你是真正的英雄。”原来,自己也会说这么长的话。“真的吗?”男孩子把头从男人怀里抬起来,眼睛红彤彤的,像是小兔子。“当然是真的。”“那真是太好了!我就知道我鸣人大爷肯定是最厉害的!”小孩子总是容易相信别人,没有去问他如何知道,又何来去吃笃定,就这么轻易地相信了。脸上扬起开心的笑容,眼睛里好像又有光芒出现。是啦,就是这样子。宛如一个小太阳,吸引着所有人目光,拯救了堕落于黑暗的他。
 

  “好了,时间不早了,睡觉吧”男孩听话地躺好。他安静地躺在被窝里的样子,天真无邪。 虽然答应了他,可男孩子还是没有闭上眼睛,紧紧攥着他的衣服。。“怎么了?”“我怕我闭上眼睛,你就走了。”佐助呼吸一窒,心里的酸涩密密麻麻地涌上来。“放心吧,在你睡着前我是不会离开的”。“真的?”“真的”  得到了肯定回答,男孩子才舒展了眉头。“我想到送你的生日礼物了。”“哎……”在男孩诧异的眼神中,佐助撩开了他的碎发,轻轻地吻在了额头。“生日快乐,鸣人。谢谢你,还有,对不起。”……

  “佐助,佐助……”男人睁开眼睛。天已大亮,晨光满室。“做梦了吗?我看你睡着时也一直脸上带笑?”恋人趴在他的胸口,金色的头发如同这秋日的阳光般灿烂,脸上的胎记也随着面部表情一动一动,像只小兔子。“嗯,梦到了以前出任务的一次奇遇。”“哎,是吗?是什么奇遇啊?我怎么没有听你提起过?什么时候的事?……”  不愿意一大早就听恋人喋喋不休的佐助,非常苏地吻住了恋人。自从四战后,两人互相表明心意,就一直处在恋爱关系。前不久两人刚刚结婚,住在这栋木叶政府分给他们的小楼里,开始了没羞没躁的同居生活。现在,鸣人是七代目火影,佐助结束了长期的外出任务,担任他的暗部队长,每天都要在全村人面前秀恩爱。

  “你不必光芒万丈,我爱你默默发光。”一吻结束,宇智波佐助深情凝视恋人,展开了情话攻击。“哇,你这个家伙,又是从哪里学来的土味情话啊?”虽然嘴上嫌弃,可还是十分受用的七代目火影大人悄悄红了耳朵。


  “生日快乐,鸣人。以后的每一次生日我都会陪你一起度过。”
   “嗯!”
  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两个笨蛋啦!
END


后记,
这个故事脑洞来源于我昨天晚上做梦,梦见了小小的鸣人。他安静地躺在被窝里,睁着两个大大的眼睛,有着原著里没有的圆润白嫩,他在原著里那个时候总是小小的,瘦弱的,营养不良。梦里,他躺在被窝里,只露出金灿灿的头发,让我的心柔软的一塌糊涂。我一直都很心疼幼年时期的鸣人,那么可怜无助。
  参加茶话会的时候,真心话大冒险环节有一个问题是,“如果你穿越到火影,你最想做什么?”其实我一直都希望可以穿越到鸣人小时候,去给他一个拥抱,告诉他,以后他会成为非常了不起的人!他所想要的最后都得到了!

小段子

小段子
是微博上看到的一些梗

十四、
鸣人又搞砸了任务,佐助问鸣人“你是不是傻啊?”   鸣人撇着嘴一脸委屈地看向佐助“我就是你的傻鸣宝啊”
  ……
于是宇智波佐助被可爱死了
 

十五、
  第七班一起出任务,需要出村两天。
早上佐助还在睡觉,鸣人就一盆水浇了过去帮他清醒。
“啊,该死的吊车尾!”佐助气急败坏,“你这个家伙是不是傻?!”
鸣人“反弹!”
佐助“……”
  没有什么吵架是一个反弹解决不了的,如果一个不行,那就两个,“反弹!反弹!”

十六、

  幼儿园里,小团子的鸣人和佐助一起玩游戏。
鸣人“佐助,我最近好像长大了!”
佐助“是吗?”
鸣人乖巧地微笑,“对啊”
佐助伸手比划了两人的身高,“嗯,好像是有长高一点点。”
鸣人“不是啦,你抱我一下就知道啦,我有变重的说!”
小胖助伸出白白嫩嫩的手圈住鸣人的腰,向上使劲“哇,你真的有变重。”
鸣人笑嘻嘻地一口亲在了佐助脸上,“嘿嘿,我就是想让佐助抱我啦!”

十七、

  鸣人这几天放学回家总觉得不对劲,好像有人在跟踪他。他和身边的同学说,大家都笑话他太敏感,“你又不是什么香香软软的女孩子,怎么会有变态大叔尾随你。”鸣人想想也对,他一个高中大男孩,家境也一般,哪里会有人跟踪他,估计是自己想多了。
  傍晚,鸣人因为英语作业没写,被老师留下来要求补完作业才能回家。等他补完作业离校,都已经是月上柳梢。鸣人胆子大,无所谓地穿乌漆麻黑的小巷走近路。他刚走到巷子里,一个男人就从背后上来按住他。那个男人力气很大,鸣人挣脱不掉。“  妈的,我找了你好久了!小时候我住你家隔壁,你笑话我长得胖,还夺走了我的初吻!搬家后,我天天健身,还去练了空手道。就是为了有朝一日,回来报仇!”好汉不吃眼前亏,鸣人刚想求饶,就被人扒下了裤子。“啪!啪!啪!”身后的男人对着他肥嫩的屁股就是几巴掌。巴掌声音清脆,回荡在这寂静的小巷里。鸣人大怒,士可杀不可辱,居然敢扒我裤子!一把回身,也用力扯掉那个男人的裤子!借着淡淡的月光,鸣人看清了那个报复他的男人的脸,眉目如画,清瘦白皙。“哇,没想到你这个小白脸居然这么记仇,我诅咒你 哔__不起来!”“哦,是吗?”黑发少年淡淡一笑,又扯下鸣人的内裤。“那你来试试,我到底能不能哔__的起来。”“喂,我警告你,你可不要乱来,我要喊人了。啊,混蛋,嗯嗯~啊……”
  事后,鸣人哭着对报复了他的对象说“呜呜~这是我的第一次,我要是回去告诉我爸,我被你那啥那啥了,他肯定打死你!呜呜……”“好啦,别哭了!”美少年温柔的替他擦掉眼泪,“大不了,我给你当男朋友,你报复我一辈子行了吧!”

(这个报复梗是来源于微博id:紫堇轩君 的一个小故事,我经过他本人同意拿来改了。特标明出处❤️)

初初

初初

>>>OOC警告。失忆梗,梗来源与微博一个真实故事。
>>>没头没尾的故事,傻白甜

  初初一眼,从此弱水三千,只取你这一瓢

  漩涡鸣人火急火燎地奔向医院,满头大汗,西装外套,领带,全都七歪八扭。全然没有了平日里成熟稳重的总裁模样。

  年少时,他也曾经荒唐,放荡不羁,追逐着非主流的审美,洗剪吹,烫染拉,一个不少;嘻哈衫,紧身衣,貂皮大衣配短裤,也曾是他的最爱。加上他的非主流审美来源杀马特集大成者——自来也师父影响,更是在这条路上不回头地狂奔了好几年。

  直到遇见佐助,审美才渐渐被掰回来。加上年龄慢慢大了,不复年少轻狂。这几年在佐助的调教下,也多了几分成熟男人韵味。可惜天生一张娃娃脸,就算比起以前稳重不少,出门见客户还是经常被当成总裁秘书。

  “宇智波佐助出车祸了!”他接到小樱打来的电话时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恨不得能马上奔到医院看望他的恋人。可惜他刚好在外地出差,面见一个大客户,无论如何都赶不回来。只能按耐住心中的着急,和这大客户周旋,安排他的秘书鹿丸去医院照看佐助。

好不容易签下合同,鸣人也不休息,坐了最早的一趟航班飞回来。一下飞机,就直向医院赶来。

  鸣人在病房门前深吸一口气,做好了最坏的打算。他来之前,鹿丸给他打了电话,说是佐助被撞到了脑子,病情不太乐观,具体情况等他回来再说。鹿丸是他多年好友兼秘书,也是见证了他和佐助这一路走来的人,鹿丸是不会骗他的。既然鹿丸说不太乐观,那他就做好最坏的打算,不管是成了植物人还是怎么样,他都无所谓。只要佐助还活着,在他身边就好。

推开房门,屋里一群人。佐助的父母,两人的共同好友,鹿丸,小樱,佐井,宁次等人都在。见他进来,屋里所有人都齐刷刷地望向他。包括病床上那个男人。虽然一身病号服,脸色苍白,但也不能抵挡他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。

  鸣人大喜,他原来做的心理准备是,佐助躺在病床上,生死未卜,或者成了植物人,现在一看,好好的嘛!还能坐在病床上,虽然脸色差了点,但是看上去精神还是不错的。他正想走近一点,小樱就把他拉到了病房外。

“我要和你说一件,很重要的事,你要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“怎么了?小樱。佐助他看上去没什么事啊”

“佐助,他失忆了!”

“……什么?失忆,小樱你不会在开玩笑吧?”

“我会拿这么严重的事情开玩笑吗?”小樱气急败坏,如果不是在医院,她肯定要拿拳头砸鸣人。

“……”

  小樱知道,作为佐助最亲的人,鸣人的心里肯定不好受。

“哇塞,没想到这种电视剧里的情节也会发生在我身上!”

  即使在医院里,小樱还是用拳头砸了鸣人。

鸣人捂着脑袋上的大包跟着小樱重新进了病房。小樱走进佐助,对他微笑。佐助点点头,对小樱态度还算温和。她是佐助的主治医师,佐助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小樱,也是现在他最熟悉的一个人。

  鸣人有点不是滋味,虽说小樱是因为工作原因才能和佐助如此亲密。但是他作为佐助的正牌丈夫,目前佐助却连他是谁都不知道,看着佐助和小樱亲密的样子,鸣人心里醋坛子都快打翻了。

  小樱走向佐助,脸上是温柔的微笑。这个男人是她年少的初恋,多年未得的欢喜。虽然他曾经拒绝过她,现在也有了自己的家庭恋人。可是,她这么多年的喜欢也并非能一朝烟消云散,她对他,总是有一份柔情与怜爱。自失忆以来,佐助醒来见到的人,都是由小樱介绍。他对那些之前的家人,朋友都失去了记忆。本来就不是一个感情外露的人,加上记忆的缺失,他对其他人更是冷淡,只有在面对小樱时才能神色稍缓。

  小樱同佐助低语,小樱纠结,她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佐助那个金发的男人是他的男友,丈夫,两人已经结婚五自己居然年了。她不知道佐助能不能接受。就在她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时,佐助突然问她,“那个新来的男人是谁?”小樱一愣,来了这么多人,佐助从未主动问过谁,只有鸣人。哪怕失忆,鸣人对佐助都是最特别的那一个!小樱苦涩一笑,随即释然,这两个人就是这样,超越普通的爱情,互为灵魂的半身,共同构成了一个完整的灵魂。“他是你的恋人。你们已经结婚两年了。”佐助惊讶,他没有想到那么自己会那么早就结婚。虽然吃惊,但是隐隐中他心里又有点高兴,有种本来如此的意味。他从见到那个金发男人的第一面,就有一种特别的感觉。就像是来自灵魂深处的吸引,他不自主地被那个男人牵动心神。看着他黯然神伤的模样,佐助的心里也泛起苦涩。


  小樱把鸣人喊过来。当佐助凝视那双蓝色的,比大海还要纯净的眼睛时,波涛汹涌的爱意从那双蓝眼睛奔涌而出。佐助不知道这算不算是,另一种意义上的“一见钟情”

  虽然听上去很可笑,但是28岁的宇智波佐助,在失忆后对着自己的恋人,“一见钟情”。他摸摸鸣人的头,金色的头发如想象中柔顺。那双藏着爱意和悲伤的眸子里涌现出了欣喜。佐助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,但是当那个男人来到自己面前,以一副可怜巴巴,仿佛受了委屈的表情面对自己,手就忍不住放在了男人头上。就好像以前很多次,这个男人不高兴的时候,他都是这么摸摸他的头,抚慰着他。


  初初一笑,你这无意穿堂风,孤倨引山洪


  小樱说,佐助的身体其实并无大碍,就是大脑受创,记忆缺失,不知何时才能恢复。不必住院,可以回家调养,说不定熟悉的环境还有助于找回记忆。鸣人就把佐助的东西收拾收拾,从医院搬回了家。佐助东西不多,一个箱子便能解决。

  鸣人开车,虽贵为总裁,可是他凡事还是喜欢亲力亲为。他没事还喜欢飙车,常常把佐助惹得胆战心惊,现在佐助在他车上,他万事小心。这次佐助出事,他算是体会到了以往佐助为他担心的痛苦,从此以后,鸣人下定决心,不再飙车。

  鸣人车技很好,开的很稳,一路上,他发现佐助一直看他。在那么直白的目光注视下,饶是鸣人也有点不好意思。

“你干嘛一直看我?”

“你好看啊。”

  简直不敢相信,这是宇智波佐助说出来的话。他同佐助青梅竹马,两人一同长大。佐助从小聪慧无双,可惜傲娇又腹黑,从来不肯直接表达心意。就连两人在一起,也是鸣人追了好久,又贡献了屁股才答应。鸣人后来才知道,佐助当初也早就喜欢他。

“那你干嘛不早点答应我,害我追你那么辛苦?”鸣人生气地质问。

“我就是喜欢看你围着我团团转的样子”佐助微微一笑。“啊啊啊!”鸣人扑上去,“你这个大混蛋!”佐助拦腰一截,把人抱了个满怀,扛到了床上去。可惜鸣人反抗无效,反被镇压,又做了酱酱酿酿才被放掉。 反正漩涡鸣人是永远斗不过宇智波佐助大魔王的。

  在宇智波佐助的直球攻击下,鸣人顿时脸红。宇智波家的人不说情话则已,一说效果惊人。

  佐助看着脸红的鸣人觉得有趣,明明两人都是结婚五年的老夫老妻了,他怎么还是这么害羞啊。就连耳尖都是红通通的。这个家伙还是个总裁,这么一想,真是有点反差萌。

  “你真可爱啊。”

   一个急刹车,宇智波佐助差点从车里被甩出去。身边人已是满面羞涩,面红耳赤。

佐助不敢随便再调戏开车的鸣人,生怕再次出车祸,住进医院。

好在公寓很快就到了。是一幢二层小楼,附带一个小花园。鸣人停好车,带佐助进屋。进过那片花园,各种花朵争奇斗艳,开得很好,一看就知道是被人精心打理的。

“花园里的花都是你种的?”

“你想起来了?”

“不,并没有”

“……”

  鸣人略显失望地叹口气。佐助不忍心看他失魂落魄的样子,骗他说,“我好像有那么一点映象”

“真的吗?你想起来什么了?”鸣人狂喜。

“嗯,就是,那个……”佐助支支吾吾说不出来。

鸣人眨巴着大眼睛,期待地望着佐助,“你到底想起来什么了?”

“想起来,嗯……”

“快说啊,一点点也行!”

“你到底想起来多少啦?”

  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实在太烦人,佐助拉过鸣人,直接吻住,堵住了鸣人所有未出口的话语。丰满的,诱人的嘴唇,吻上去的感觉果然和想象中一样好。一吻结束,鸣人的腿都软了,无力地靠在佐助身上。

“……嗯,我想起来,你还没有做晚饭。”

“……”

无论有没有失忆,宇智波佐助都可以把漩涡鸣人耍地团团转。

  晚饭是鸣人做的。自从两人在一起,一三五是佐助做饭,二四六是鸣人做饭。现在佐助失忆了,做饭的任务就都交给了鸣人。平心而论,饭做的还算不错,佐助觉得很满意。

  吃完饭,鸣人上楼,身后跟着佐助。

“你住到客房可以吗?”

“这是我的卧室,我为什么要住客房?”

“因为你失忆了!”

“失忆了和卧室有什么关系?就算我失忆了,这也是我的卧室。既然我们都结婚了,共住一间卧室也没什么吧”

“……总觉得哪里怪怪的”鸣人小声嘀咕。但他拗不住佐助,于是同意两人都睡卧室。

  能够洗一个舒服的热水澡是鸣人一直以来的爱好,为此,他还特地在浴室装了一个昂贵的按摩浴缸。鸣人刚踏进浴缸,还来不及感叹这种舒服,突然浴室的门就被拉开了。

  门口站着的是全身赤裸的佐助。连条浴巾都没有,就那么赤身裸体的出现在鸣人面前。“啊,你干什么?!”鸣人惊呼,“我觉得,一同泡澡有助于我恢复记忆”“混蛋,别过来!啊,你那个东西蹦到我腿了……”   

    
  这个按摩浴缸不仅很昂贵,还很大。

  在浴室就被吃干抹净的鸣人,洗完澡,又被直接抱到了床上。

“我觉得,多做一点可以有助于我的记忆恢复。”

“啊,大混蛋……不要摸那里……”

  被佐助折腾到半夜的鸣人,哭着求饶,才被放过。

  早上,鸣人是被佐助摇醒的。


“…干嘛啊?昨天晚上被你折腾到半夜才睡,混蛋…”鸣人困的要死,声音嘶哑,露出的脖子,手臂上全是吻 **痕。

“鸣人,我恢复记忆了。”

  鸣人大喜,“真的吗?太好了!那我就不用陪你恢复记忆做了吧…”

  深黑的眸子里盯着那些显眼的吻痕,“你居然和失忆的我上床,难道就这么欲*求*不满吗?”

“哇,你真无耻!明明是你非要……喂,你干什么,我不要再做了!……唔…嗯…”

  ……
  即使是早晨也没有能好好睡觉的鸣人君。

  即使是恢复了记忆也没有放过鸣人的佐助君,早上也很爽!

  END

农夫与蛇

>>>人????兽,大概吧
>>>OOC预警,还是傻白甜的故事
>>>作者写到后来,困到两眼发昏,结尾草率,胡言乱语

  寒冷的冬天总是这么难熬。刺骨的冷风呼啸着吹过,像一把凛冽的刀割向人们的皮肤。片片雪花也在这北风中纷纷扬扬落下,为大地染上一层雪白。

  鸣人坐在这四面漏风的屋子里瑟瑟发抖。他是一个孤儿,父母在他出生时就去世了。这么多年,一直是他的爷爷自来也在照顾他。把他抚养至成年,自来也就跑到村子外面去了,说是要去看看大千世界,不能只局限于这小小村庄。这半年来都是他一个人生活。好在“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”,他从小跟着他爷爷,洗衣做饭,砍柴种地样样不在话下。就是爷孙俩这么多年都是生活拮据,整个屋里都是家徒四壁。每天鸣人都要上山砍柴拿到镇上去卖,才有每日的生活来源。

  虽然雪越下越大,但是一想到今天的饭钱还没有着落,鸣人就咬咬牙,背上斧头上山去了。


  北风呼啸,雪花飘扬。回来的路上,鸣人拿着一袋子的钱心里暖洋洋的,连寒冷都驱散不少。今天大雪封山,上山砍柴的人少之又少,他这次砍的柴可卖了个好价钱。鸣人心里美滋滋地盘算着,这样挣下去,可能明年他就攒够钱娶媳妇了。


  他心里想着事,没注意脚下,竟一个不小心被拌了一下,摔了一个狗啃泥。好在雪天,路上积了厚厚的一层雪,倒不怎么疼。鸣人嘀咕着倒霉,起身拍拍身上的雪,准备加快步伐。天色已暗,得早点回家。突然,他瞅见他被摔倒的那地方,好像有什么黑不溜秋的东西。大雪天,一切白茫茫,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半埋在雪里很显眼。本来埋在雪里,该看不到的,被鸣人摔了一跤,露出一半,才被看到。鸣人走进一看,居然是条小黑蛇。鸣人用手把那雪扒一扒,把小黑蛇挖了出来。天寒地冻,动物们纷纷躲进了窝里,不知道这小黑蛇怎么回事,居然跑了出来,他伸手摸摸,还有点温度,估计还没有被冻死。看着这黑蛇,鸣人心里纠结,他不知到底该不该把这黑蛇带回去?从来没看过这种蛇,全身如墨一般黑,皮肤光滑泛着光,也不知有没有毒。算了,鸣人想了想,还是把这蛇揣进了怀里,鸣人心地善良,从小就喜欢动物,不忍心看一条蛇活活冻死。他家没钱,小时候也上不起私塾,可是私塾先生人善,也让他去旁听。那些“之乎者也”啊他总是听得模模糊糊,从不往心里去,可是先生那一句“万物皆有灵,不可妄欺生”却牢牢地记在了心里。

  到家时,这条蛇还没醒。


  鸣人拿破旧衣物用筐给它围了个小窝,然后把蛇掏出来放进去。鸣人把它从怀里掏出来时,热乎乎地还带着人体的温暖。这蛇感觉到外面不如怀里暖,还伸头向他怀里蹭了蹭。鸣人笑了笑,别说这蛇还挺有灵。


  刚把这蛇放好,小九就从后面扑了上来,跳到鸣人怀里,又舔又咬,像是一团火在鸣人怀里乱窜,兴奋的不得了。鸣人用力把这狐狸从怀中扯下来,叹了口气。他小时候上山砍柴,碰见这只全身火红的小狐狸被猎人的夹板夹住了腿,挣脱不掉,“嗷嗷”直叫,令人心疼。鸣人一时动了恻隐之心,把这狐狸给偷偷放了。小狐狸腿被夹断了,也没法跑,看着那小狐狸湿漉漉的眼睛,鸣人再次心软,就把这小狐狸带回了家。自来也以为要吃狐狸肉,高兴的不行,没想到是不吃狐狸反倒养它,直骂鸣人傻。鸣人不管不顾,他对这个小狐狸喜欢的紧。他从小父母双亡,被村里人说是天煞孤星,不受待见。村里的小孩也受父母影响,不和他玩,知道他无父无母,还经常一起欺负他。自来也虽然心疼他,可是毕竟年纪大,也不能上门和别人吵闹。只好让他少和那些孩子接触,免得受欺负。从小到大,他也没有朋友。现在有了这机灵的小狐狸倒像是有了伴,


  鸣人一直悉心照顾这小狐狸。原打算等它伤好就送它回山,可是这狐狸对他依恋的不行。送它回山,必然会偷偷回来。有时,鸣人还没到家,它就坐在屋前等鸣人了。


  鸣人和自来也一商量,决定留下这小狐狸。就当是养了条狗,还能看家。可谁想,这狐狸不仅不看家,还常去隔壁偷鸡,把鸡圈闹得鸡飞狗跳,鸣人还要去隔壁赔不是。训了好几顿,这狐狸才算听话不再去偷鸡。可是却把自己当成了一条狗,天天又蹦又跳,还和村里的一群土狗跑来跑去。一只火红的狐狸夹在一群灰扑扑的土狗真是要多显眼有多显眼,鸣人都替它害臊。小狐狸还洋洋得意的不行,天天村里招摇过市。“只是想要你像狗一样能看家,没成想,真成了条狗。”鸣人无奈。他以前给这只狐狸取名叫“九喇嘛”,是上古的九尾狐神兽名,希望这只狐狸能有它的那位响当当的先祖那样厉害,现在倒好,不仅没有一点神兽的威风,还丢尽了它们狐狸的脸。

  见到小黑蛇,小九明显好奇,凑到那堆破衣服前闻了闻,差点趁鸣人没注意把那蛇给吞下去。吓了鸣人一跳,赶紧把这筐拿到了桌子上。才避免小黑被吞掉的命运。哦,小黑是鸣人给蛇取得名字。

  他喜欢给动物取名,家里的花啊草啊,也全都有名有姓。没事,他就给它们浇浇水,对它们说说话。这样就像是有了家人朋友在身边陪伴。每次自来也骂鸣人傻,鸣人都这么回答。久而久之,自来也也就随他去了。

  把钱袋收好,又做了点饭菜,鸣人和九喇嘛吃饱后,就熄灯上床睡觉。九喇嘛特别粘鸣人,睡觉时必要紧贴鸣人,拿大尾巴围住鸣人,才能安然入睡。好几次,鸣人都要喘不过气了,睁眼一看,是九喇嘛的狐狸尾巴缠住了自己脖子。好在现在是冬天,九喇嘛的毛又松又软,尾巴围住脖子就像围脖一样温暖。

  夜深人静,小黑蛇的筐里突然散发出柔和的光芒。一阵光芒后,小黑蛇居然变成了一个黑发少年。这黑发少年全身赤裸,肤白貌美,眼神中有着居高临下的高傲,这屋里的东西看上去都是如此矮小。望向床边,那个鼓起的地方,眼神温柔似水。微微勾起嘴角,美少年向床边走去。

  “啪嗒!”一声响。美少年摔在了地上



   该死的,不是居高临下,是真的站在了高处啊!少年化身为人后,就一直站在桌子上。刚才一走动,就从桌上摔了下来。


  幸好不是脸先着地的!宇智波家族的人绝不能没有颜值!美少年从地上爬起,恨恨地想。

  美少年两步走向床边,一把把九喇嘛从鸣人身上扯了下来,扔到床尾。然后麻溜的爬上床进了被窝,长臂一勾就把人扯到了怀里。鸣人也是睡得真沉,这么大的动静居然能毫无反应,九喇嘛突然被扯开,委屈地“嗷嗷”直叫,又想扑过去。看到美少年瞳孔颜色变红,直勾勾地盯着它,九喇嘛顿时安静了。


  鸣人醒来,只觉得,睡了极为舒服的一觉。暖烘烘地,而且有种安心的感觉。睁眼一看,“啊!”一声尖叫!无论是谁,醒来看到自己躺在一个赤身裸体的陌生男人怀里能无动于衷。佐助起床气很大,被尖叫声吵醒,极为不爽。佐助起身皱眉看着惊慌的鸣人,鸣人伸手想要推开他,嘴里还喋喋不休地质问他。佐助心里极烦,拉过鸣人,用深吻堵住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嘴。男人早晨都精力旺盛,  吻着吻着,双方都起了反应。佐助微微一笑,把本就被吻的迷迷糊糊的鸣人三魂六魄也勾走了。鸣人半推半就,任其摆布……

  可怜,鸣人保留了十八年的初吻,初**.**夜都一朝被夺。

  一番云雨过后,鸣人捂脸坐在旁边泫然欲泣。
“你究竟是谁?为什么要这么羞辱我?”
“我是报恩啊”
“胡说,哪有人报恩是和恩人上***床?况且,我和你素不相识,哪来报恩一说,你分明就是想要羞辱我!”
“你昨天救了我啊!我昨天冻晕在雪地里,是你用身体温暖我,又把我带回了家”
“你是昨天那条黑蛇?”
“对啊,我就是你昨天救的黑蛇啊!我们蛇族报恩讲究以身相许……”
“闭嘴,不要胡说八道!”
“你为什么不高兴呢?你之前明明也很爽,呻**吟声那么大,还用腿**夹**住……”
“啊啊啊啊,你不要再说啦!”
 

     ……
     ……

漩涡鸣人,于雪天捡到一条蛇。这条蛇报恩,来帮他暖***床啦!
 




后记:
一、
“哎,九喇嘛的毛怎么都没了?光秃秃的,丑死了,谁剪的?”
宇智波佐助,九喇嘛争宠漩涡鸣人,因为会撒娇,会卖萌,身娇体软等优点,九喇嘛总是占据优势。不过,都说了不要得罪宇智波家的人啦。可怜九喇嘛因宇智波佐助争宠不成,从中作梗,剃光了所有的毛!



二、
“佐助,你不是蛇妖吗?为什么还会被冻晕在雪里啊。”
“都说了不是蛇妖,是蛇仙!”
“蛇妖不是会法术吗?怎么也会被冻晕呢?”
“……”
“因为黄鼠狼”
“蛇妖也怕黄鼠狼吗?”
“……”
宇智波鼬,一个总是被自家弟弟称为黄鼠狼的男人。通过卜算,为了弟弟的幸福,前不久给弟弟喝了雄黄酒呢。

非常喜欢,非常温柔,改变了我观念的一篇短文

亲爱的沙皮:

我今天醒来觉得很累,因为我昨晚做了一整夜的梦,都是在不停的跑步。
不过,看来你的梦比我更遭些,一夜的挣扎和逃无可逃。
还记得小时候么?
你一个人不敢睡着,瞪着大眼睛说黑乎乎的周围有好多妖怪。
一定要我过来在你边上躺着陪你。
你很乖,不用我讲什么老的掉了牙的故事。
你说你就只想听得到我的呼吸。
其实,我一样在听你的呼吸,听你小兽一般毛茸茸的气息。
其实,你不知道,替你守着梦乡,会让我充满勇气。
这世界真的很无奈,看着你一路磕磕碰碰满身伤痕的走来。
我也无法帮你治愈,但是我在,一直在。
我会保持呼吸,在黑夜里,给你一点点活着的慰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收件人:亲爱的沙皮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刀刀狗》

不知所云的故事

  鸣人直到三岁的时候,才学会走路;

  五岁的时候,才学会说话;

  上小学的时候,别的小朋友都学会了算术,只有他怎么都不会。

  他好像天生就笨,一直坚持着一些无意义的事情,得不到任何回报,自己却乐此不疲。

  下雨天会给路边野花打伞,结果自己淋湿了全身;

   给公园里的野狗送饭,结果被咬了一口,住了一个星期的医院;

  送一位即将临盆的孕妇去医院,结果错过了考试日期……

  所有人都觉得他傻,因为没人会记得他做过的这些好事,也不会有人感激他,这个世界也不会因为这些点点滴滴的小事就有任何改变。他只是在做无用功。

  他就像是一只52赫兹的鲸鱼,独自旅行,独自歌唱。

  没有人能理解他,他是人群中的哑巴。

  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一个黑色头发,表面傲娇实际温柔的男孩。

  在一次醉酒后,这个男孩盯着他蓝色的眼睛,黑色的瞳孔里翻滚着波涛汹涌的爱意。

“你不是傻,只是善良;你并不是在做无用功,因为你,这个世界多了一个善良的人,多了一些美好;你也不是独自歌唱的哑巴,因为你所有的声音我都有听到。我爱你”